作者/楊樹清



M‧K:
返鄉的前一晚,妳約了吳憶鈴和我,雨夜中來到淡水漁人碼頭,說是夜遊,其實也是為我提早過農曆十月初一不能在台北的生日。

《海角七號》包括飾演火爆警員「勞馬」吉他手「民雄」的樂團歌手來此駐唱,《海角七號》的歌聲中,吳憶鈴坐在露天餐廳。為我的「文學留言簿〉即興寫下:「凌晨近一點的漁人碼頭,因明天是可以睡晚的星期天,所以人潮是出奇的擁擠,台上有點唱的歌手,台下有亂叫的米格魯,天上還飄下湊熱鬧的小雨,所以每桌的上頭都開個朵傘花,加上吵雜的音樂聲,真的是好不熱鬧,人真的怕孤單,坐在這裡誰也不識誰,誰也不愛誰,可是大家都只想『安靜』的需要人陪伴……」。

在淡水漁人碼頭遇見「海角熱」,似乎每個人都在心中找尋那一封寄不出的情書。此時,淡水的夜空下,我們追逐的,金門的星月。

《海角七號》,台北浪蕩歸來,在家鄉恆春當起郵差的年輕樂手,因著一封寄自日本國,找不到投遞地址的情書,走進半世紀前日治台灣末期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,再於時空交錯中,回到現實續末了的情緣。

《星月無盡》,長居金門水頭村,喜愛繪畫的女子黃得月,愛上軍旅征人,因父親反對她嫁到台灣,竟日將思念託付在早已泛黃,寄自桃園大湳的情書,牽引出島與島情感的隔代隔斷與連結。

M‧K,魏導的《海角七號》、唐導的《星月無盡》,一部票房與觀光熱持續發燒中,一部殺青後猶待上映時機;兩部電影,這些日子以來,成了妳、憶鈴與我在85度C、在漁人碼頭見面時談不完的對比話題。妳看了《海角七號》,超愛「茂伯」的,但妳媽媽約了一些阿姨一起看戲的結果,看到全睡著,一下日語一下國語,跳來跳去,她們看得暈頭轉向;妳又與憶鈴轉換心情看《星月無盡》的試片,太武山曲橋、莒光樓廣場、水頭村得月樓、金水小學、酉堂、將軍第、後浦老街、瓊林與頂堡聚落、慈堤海邊、浯江出海口,甚至「微風海戀」、「就是十樓」都入了鏡,唯美與浪漫,吳憶鈴說把金門拍得美極了,讓人不自覺愛上《星月無盡》的金門、金門的《星月無盡》。

紅塵煙囂與政治叢林的糾結中,我們都失落了,心靈的回歸與夢想的勇氣,《海角七號》填補了困守城市中人的外在反叛與內在渴望。《星月無盡》?飽滿文風與戰火的土地、島民與過客的海洋、鄉愁與情愛的星空,烈嶼長大的出外女子林翠雲,看了《星月無盡》,直指「金門版的海角七號」。

M‧K,妳與憶鈴在淡水漁人碼頭為我安排欣賞《海角七號》歌手演唱的生日夜遊之後,十月飛行,我再次飛回了島鄉。繼續為妳說金門的故事。

旋農農莊過夜的翌日清晨,趕搭早班船「金星輪」前往廈門,約來翔鷺集團總裁俞新昌在楊肅元作東的思明區湖光路「味稻粥城」相見歡,美味的佳餚,卻又呆看著端上桌的那一盤「鱟」,盛產於金廈水域,象徵永不離的鴛鴦鱟,竟在餐桌上給撕裂了。寫《往事知多少》的俞博士將重返四十年前軍旅時的金門,告訴他,關於島嶼的最新訊息,以及《海角七號》與《星月無盡》的電影故事,導演《星月無盡》的唐振瑜,也曾戊守金門,或可從這部電影中,尋回島嶼共同的情感、記憶。

水頭登岸,回到旋農農莊,續留金門往事知多少,星月 無盡等著唐導與俞博士在島鄉的第一次交會。

M‧K,寫給妳的金門故事,〈海角星月〉。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nfy5177film/7170387






小島的故事 走向大螢幕
金門的風情 告訴全世界


關於我們親愛的故鄉 4/24(五)《星月無盡》
創作者介紹

豪邁的自由

yeongho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水瓶子
  • 不知道電影裡面有沒有金門腔的閩南語,那也很有特色。
  • yeonghorng
  • 嘿啊嘿啊!! 大家一起來說金門話吧:P
  • ding4865
  • 我沒去過金門
    不過在官校當老鼠時的實習班長是金門人
    他的金門腔閩南語我聽不太懂
    在馬祖時的司令官顏忠誠中將也是金門人
    現在還是福建省主席吧?
    希望找時間去走走
  • 快來快來!!
    讓人心曠神怡的金門寶島~~

    yeonghorng 於 2009/05/16 02:44 回覆